次仁德吉:“把共产党的恩情说出来!”
2019-03-23 18:11:40      来源:西藏日报    
0

1.jpg

图为次仁德吉(右)和大女儿次仁桑姆准备展示她们编织的藏毯。记者 汪纯 摄

身份背景:

次仁德吉,女,生于1944年3月,现年75岁,阿里地区日土县日土镇热角村村民。

民主改革前,次仁德吉从差巴变成堆穷,最后又沦落成朗生(即领主家奴),受尽痛苦和折磨。据次仁德吉回忆,其父母原来是阿里地区改则县色果(也音译作“森郭”“森果”)部落的差巴。1948年,因难以承受沉重的差税和高利贷的剥削,带着年仅4岁的次仁德吉和另外两个孩子逃到日土一带,以乞讨、打猎为生。1958年,为了生存,次仁德吉被送往日土宗官家,成为朗生,干着永远干不完的脏活、重活、累活,却连最起码的温饱也得不到保障。

民主改革后,次仁德吉一家翻身得解放,分到了土地、牛羊等生产资料。上世纪60年代中期,次仁德吉当选为村妇女主任,带领30多名妇女开垦田地,发展生产。1976年7月,次仁德吉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先后育有8个子女,晚年的次仁德吉享受着国家各项政策补助,生活幸福美满。

一条“生态风景廊道”从日土县城延伸到位于边境的热角村。路在林中,院在绿中,人在景中,如果不是远处湛蓝天空下的雪山相映衬,谁能想到这里是高原边疆。

走在热角村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上,看不到一个闲人。这个半农半牧村里,有的人在坡上放牧,有的人在田里耕地,有的人在家做着手工艺品……每个人都在用双手创造着更加美好的生活。

在一处院子里,75岁的次仁德吉正在用一台半自动洗衣机洗衣服。

看到记者到来,次仁德吉赶紧招呼正在编织藏毯的女儿次仁桑姆倒酥油茶、拿风干肉。

“现在家家都有水井,国电也开通了,这个小按钮一按水就出来了,吃水用水都方便。”次仁德吉边说边将水泵开关打开,一股清水从管道里涌出,老人熟练地按下洗衣机按钮,然后将记者一行请进了温暖的阳光棚。

“现在这么好的生活,那时候怎么可能想象得到啊!也没心思去想别的,每天只想着怎么吃到一口糌粑,怎么活下来。”伴着酥油茶的香味,老人的思绪回到了那段暗无天日的岁月。

“现在的孩子们无忧无虑、吃穿不愁,从幼儿园到高中都不要家里掏钱,上大学还有奖励和补助。”次仁德吉向记者介绍她的8个子女,还有她数十个孙子、重孙子们,摊着手说:“这么多的孩子,要是放在民主改革前,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从我记事起,我的童年都是在乞讨和遭人唾骂中度过的。”

次仁德吉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父亲曾告诉她,全家原本是改则色果部落的差巴,各种沉重的差税,嗷嗷待哺的3个孩子,让家庭不堪重负,只能靠借高利贷度日,但永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使家庭陷入了无底的深渊。走投无路之下,父母只能带着年幼的孩子们逃到日土一带,靠乞讨和打猎为生。

“大部分草场都是官家和寺庙的,他们是不可能让我们打猎的,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厉的惩罚。爸爸和哥哥只能晚上偷偷出去打猎,可天太黑了,很难抓到什么。”回忆着那段暗无天日的岁月,次仁德吉老人声音有些低沉,“白天,我就和妈妈一起出去乞讨,如果别人能施舍一点酿青稞酒剩下的酒渣,或者泡过的茶叶渣,今天就算是收获很大了。”

“那时候,我们经常两三天都没有东西吃。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快要饿死了,那种饿肚子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说完,次仁德吉布满皱纹的眼眶湿润了,身子也靠到了藏式床的靠背上,女儿次仁桑姆赶紧扶住老人,见此情景,记者一行也不忍心再采访下去,随即离开了。

在村子里,当记者一行采访边境小康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开发情况时,次仁德吉老人主动找到了记者。她拉着记者的手,走到一处崭新的二层藏式别墅前,“记者同志,你看,这是我最小的儿子洛桑班觉的房子,今年下半年就可以搬进去了。现在有的年轻人根本想象不到旧西藏的苦,甚至不相信竟然有那么黑暗的年代,这也不怪他们,这几十年的变化是过去上千年都不曾有过的。”

“我受的那些苦都过去了,再也不会有了,但是我要把我受过的苦说出来,把共产党的恩情说出来,告诉所有人。只有知道旧西藏的苦,在新社会成长起来的孩子们才能更加珍惜新西藏的甜。”再次走进她家的阳光棚,老人平静了很多,说起了那些原本不愿再提及的往事。“在官家眼里,我们就是会说话的‘牲口’,给我们东西吃只是为了让我们能有一口气继续干活。而且我们吃的东西和牲口吃的确实没啥区别。”

1959年4月,阿里分工委和军事管制委员会向日土宗派出军事代表及工作组,接管了日土宗政府,废除了一切差役和苛捐杂税,还将原来农奴主占有的东西分发给了大家。次仁德吉清楚地记得,她家分到了3亩多地、20只绵羊、1头牛和1匹马。

“共产党和解放军对我们穷人是真的好,每家都分到田地和牛羊不说,部队还会不定期给我们送柴火,送水,有时候还送菜。”次仁德吉感慨地说。

民主改革后,次仁德吉当选为村妇女主任,带领30多位妇女,开垦了50多亩荒地。1976年7月,次仁德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旧社会干活越干越看不到希望,在新社会干活越干越有劲!”次仁德吉告诉记者,直到现在,她在家里还会编织一些手工艺品。说完,她从柜子里拿出她刚编织好的藏毯,走到院中向记者一行展示。阳光下,次仁德吉满面笑容。

责任编辑:许斯琦

拉萨

城关区 当雄县 堆龙德庆区 曲水县 墨竹工卡县 达孜区 尼木县 林周县

日喀则

桑珠孜区 亚东县 江孜县 白朗县 拉孜县 萨迦县 岗巴县 定结县 定日县 聂拉木县 康马县 仁布县 南木林县 谢通门县 吉隆县 昂仁县 萨嘎县 仲巴县

昌都

卡若区 江达县 贡觉县 类乌齐县 丁青县 察雅县 八宿县 左贡县 芒康县 洛隆县 边坝县

林芝

巴宜区 墨脱县 波密县 工布江达县 米林县 察隅县 朗县

山南

乃东区 错那县 扎囊县 贡嘎县 桑日县 琼结县 曲松县 措美县 洛扎县 加查县 隆子县 浪卡子县

那曲

那曲市 色尼区 嘉黎县 比如县 聂荣县 安多县 申扎县 索县 班戈县 巴青县 尼玛县 双湖县

阿里

噶尔县 普兰县 札达县 日土县 革吉县 改则县 措勤县

备案号:藏ICP备15000003号 网站标识码:5425240001 版权所有:日土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